• 苏州快捷广告有限公司

有人收入缩水90%?电商主播薪资集体大降

发布日期:2023-06-12 06:21    点击次数:192

每日经济新闻报道,从去年到今年,直播电商行业一片红火,直播电商不断创造着各种传奇,从新东方到TVB,直播电商成为这些公司的新的增长曲线。 近期,不少直播电商行业人士透露,今年以来,主播都在降薪,有些主播的薪资直接腰斩,再也没有2021年的高薪了。 现在一年赚一两百万 据央视财经报道,23岁的周妍去年底从湖南老家来到杭州,进入主播行业刚刚三个月。周妍和朋友告诉记者,她们在求职过程中感觉到,实际薪资比之前听说的要低一些。 杭州九堡地区聚集着不少直播基地,夜晚是电商直播最火热的时间段,记者来到这里发

  •   每日经济新闻报道,从去年到今年,直播电商行业一片红火,直播电商不断创造着各种传奇,从新东方到TVB,直播电商成为这些公司的新的增长曲线。

      近期,不少直播电商行业人士透露,今年以来,主播都在降薪,有些主播的薪资直接腰斩,再也没有2021年的高薪了。

      现在一年赚一两百万

      据央视财经报道,23岁的周妍去年底从湖南老家来到杭州,进入主播行业刚刚三个月。周妍和朋友告诉记者,她们在求职过程中感觉到,实际薪资比之前听说的要低一些。

      杭州九堡地区聚集着不少直播基地,夜晚是电商直播最火热的时间段,记者来到这里发现每栋大楼里都有几十、上百个直播间,往往一直播到晚上12点才结束。

      一些从业者表示,有能力的主播薪资相对稳定,但对多数人来说,今年更难做了。有行业人士表示,不仅是新人主播,今年头部主播收入也出现明显下降。

      浙江杭州某直播供应链企业负责人表示,以前,很多主播一年赚一两千万元正常,现在一年能够赚一两百万元,也是很正常的。以前像明星出场一样,带货都要收一些坑位费,但现在很多主播都基本上不收钱了,用纯佣金合作。现在这个状态其实是比较合理的。

      据财经网,臻火文化传媒负责人申国莹一直在保定市从事直播电商行业,直播电商最热的时候,他见证了主播薪资最高的时候。“去年主播的薪资是最高的,我们保定在全国来说薪资算低的,那会的招聘一个两年工作经历的主播底薪在8000元—9000元,再加上提成,主播一个月能够拿到15000元左右。”

      如果是在杭州、广州这种直播电商氛围浓厚的城市,薪资还会更高。“在杭州和广州主播的底薪最起码10000元起步,加上提成,主播一个月收入20000元—30000元不成问题。”他说。

      而如今,已经没有那么高的薪资了。

      现在申国莹在招聘主播的时候,哪怕是小白主播,他也愿意招进来。在他看来,今年对于主播的要求放宽了,在去年的时候他们还只招有两年以上经验的主播,而今年,对于他们公司对来说,只要主播熟悉产品参数,讲解流畅就行。一个主播只需要熟悉产品话术,然后进行磨合,整个周期主需要3—10天就可以正式上播。

      “以前直播电商讲的是人货场,现在这个顺序该换一换了。”申国莹说到。

      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指出,从过去这几年的监测数据来看,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,主播的薪资总体来说呈现一定程度的下滑,下滑幅度在30%左右。

      此外,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预计2025年直播主播人才需求量为874万人,但增长率已从2021年的28.5%降低到2025的预测值8.9%。

      直播带货行业的红利期已经逐渐消退

      行业爆发式增长,大量人员涌入其中。除此以外,平台引流方式的改变、市场对主播要求的提升等多重因素,都导致了行业的竞争愈发激烈。

      张新华是浙江海宁一家箱包企业负责人,公司在上海办公室设有一个专门的直播部门。张新华告诉记者,目前一百多人的直播团队全都是自己公司各部门的员工,一是出于成本考虑,二是现在企业对主播要求更高了。

      浙江海宁某箱包企业负责人 张新华:我们的产品功能性比较强,外部的TP公司(代运营机构)讲不清楚。我们自己培养一个主播,没有三个月都很难,很多同事都是从专业的角度成了主播。

      不仅是减少外部主播的招聘,张新华说,现在很多企业都在缩减直播业务,自己做直播也主要看重品牌宣传的功能,销售转化上其实很难盈利。相比两年前一窝蜂做直播,现在企业对于直播的投入产出比更加理性。

      业内人士表示,直播带货行业的红利期已经逐渐消退,网红达人直播的话语权近年来在不断弱化,主播连同MCN机构,也就是各类主播经纪及运营公司都面临着行业洗牌。

      还有业内人士表示,主播降薪的背后,是整个行业在逐渐走向成熟。去年6月,国家广播电视总局、文化和旅游部联合发布了《网络主播行为规范》,直播行业迎来了系统性、全方位的严格监管。随着未来直播电商行业越来越规范,一大批不能适应新形势的主播,势必遭遇降薪和离场,这也是行业由乱到治的一种必然趋势。

      虚拟人主播崛起 能否取代真人主播?

      过去几年,直播电商行业高速发展,不少人吃到了行业红利。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21年中国MCN机构数量突破3万家,预计到2023年将突破4.7万家。

      此前在头部主播赚钱效应的带动下,越来越多年轻人涌入直播行业。新播场近期发布的《短视频直播机构中新青年群体就业情况调查报告》显示,被调研机构聘用20-30岁且大专以上学历的人超过了50%。

      除了行业对于主播的要求之外,国家也对主播这一职业的有了更明确的规定。去年6月,国家广播电视总局、文化和旅游部联合发布了《网络主播行为规范》,其中就事无巨细地为网络直播划出了31道“红线”,直播行业也迎来了系统性、全方位的严格监管。值得关注的是,《网络主播行为规范》中还提出了专业主播应“持证上岗”。

      此外,AI主播也逐渐出现在大众视野中。数字人主播因其成本优势,目前在各大电商平台越来越多地被采用,进一步加剧了真人主播的竞争。

      某电商平台高级技术总监吴友政称,虚拟直播成本不足真人直播的十分之一,每月降本高达95%,平均GMV(交易额)的转化提升了30%以上。

     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47.5%的受访用户认为未来真人主播和虚拟主播将共存,2025年虚拟主播缺口高达900万。

      无论定位是针对国内还是海外,虚拟主播火热本质上都是电商商户强烈的降本增效要求。利用虚拟主播生产的内容不仅精准,还节省了商户的用工成本,提高了商业变现能力。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虚拟主播所吸引的用户主要为居住在新一线城市、年龄为22-40岁的女性。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,虚拟主播的传播形式偏年轻化,传播内容更贴近生活也更精准,吸引了大批都市年轻且收入较高的女性群体。

    炒股开户享福利,送投顾服务60天体验权,一对一指导服务! 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    责任编辑:张海营



相关资讯

  • 31岁高拉特早早退役:收入和账户余额让做出决定变简单

    来源:足球报 中国归化球员高拉特近日做客了巴西环球体育的电台节目《Segue o BAba》,对自己在31岁退役的决定做出了解释,并表示经济条件的宽裕让自己选择了早早退役。 “我的膝盖做了手术,但凭借我的奉献精神,这没有阻碍我。(手术)没有在任何时候停下我的脚步。但做出退役的决定其实很简单,我的收入和账户里的数字让我开始考虑它(退役决定)。想象一下,你比你的...